夜影微光

随便写点东西

想了想还是做个置顶吧

这里夜影微光,称呼随意。
是一条咸鱼光光。
只有脑洞没有文笔,心疼的抱住咸咸的自己。
偶尔负能量爆发,习惯就好,会撑过去的,吧?
日常丧、日常碎碎念。
轻微社障,不怎么会聊天。
欢迎勾搭欢迎扩列,q1656150993。

我存在於這個世界,但我早已失去了感知幸福與溫柔的能力,色彩、晝夜、陰晴、喜怒對我並無區別,你們所謂的溫暖,在我眼中不過只是烈焰燃烧身軀之後殘留的餘溫,待餘溫散盡之後,剩餘的只有無盡的孤獨與殘缺的靈魂。

薛定谔装在箱子里的是猫而不是其他动物,大概是因为除了猫以外没有其他动物对箱子的好感度那么高了吧。
猫的话就是:找一个箱子>找一只猫>让猫自己进箱子>完成。
其他动物会是:找一个箱子>找一只动物>把牠塞进箱子>千方百计让牠不要出来>让牠不要动>完成。
而且猫进了箱子后不会挣扎,能完美的保持“不可观测状态”,其他动物可以依靠“还在挣扎”与“不动了”分别死了没。

立个目标

把一方死亡30题写完
1. 遗物
2. 未寄出的信/未发出的短信
3. 猛然感到不安
4. 逐渐冰冷的温度
5. 固定时间一月一次的看望
6. 曾经丢失现在又找回的共同品
7. 葬礼
8. 突如其来的眼泪
9. 触碰不到的你
10. 从别人那里得到你的死讯
11. 空旷的房间
12. 如果我忘记了你
13. 亲吻你的照片
14. 等待七日的梦境
15. 相似的面孔
16. 假装你从未离开
17. 深刻在记忆中的画面/忘不掉你死去的那一刻
18. 永远不会原谅你
19.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
20. 刻着对方姓名的戒指/在身上纹对方的名字
21. 改不掉的习惯
22. 模仿对方生活
23. 最后的通话
24. 代替你完成未完成的事
25. 为了你活下去
26. 梦中呼唤你的名字
27. 看着你从我面前死去
28. 治不好的失眠
29. 你离开后的十年
30.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来源

永夜

又是那个声音。
最近我一直做着恶魔,虽然并不能确切的记得梦境的内容,但每次惊醒时,梦中那害怕的感觉却总缠绕着我,那种无法言喻的恐惧令我感到窒息。
而唯一可以被記起的,便是在夢境結尾必然會出現的,某人以某種從未聽聞的語言向我呢喃細的那句話。

我的身边,总是充斥一望无际的黑暗,从我有意识以来,我便独自漂浮在暗夜之中,我曾经尝试极力向前奔跑,妄图寻找并碰触夜幕的边缘,但却总像是原地迈步般徒劳无功。

渐渐的,我放弃了尝试,当我停下并仔细的感知我的身边,周围的黑暗便像海水一般轻轻的簇拥包覆着我,我所有的感知彷佛只剩下了寒冷,不,除了寒冷,还存在惧怕与悲伤,那些无法言喻的情感令我感到窒息,周围布满的寂静像无数尖锐的刀刃刺向了我。

我开始意识到,无论我如何反抗,我也无法逃脱这片黑暗,于是,我选择再也不反抗,任由这片虚空将我吞噬。

那已经是记忆中,最模糊的一片。
就像是小学作业簿上的铅笔字迹,随着时间越来越淡、越来越模糊,当我想回首去翻阅时,却只剩下一道道或深或浅的、无从辨认的痕迹,以及沾染成了一片暗夜的碳铅灰末。
明明距今也才过了几载光阴,那些破碎不堪的记忆却始终像是少了什么一般,无法被完整的平凑成型,但若是细想那画面,却又像是是什么也不缺似的,一切都如此的顺理成章。

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一场梦。
那天,逆着光,他向我伸出了手。

也许是因为讶异而不敢相信那是现实、抑或是因为害怕自己过于庆幸而贪恋那份温暖,我选择了逃离。

在那之后,我固执的将真实定义为虚妄,将现实碾碎后存放于梦境之中,自欺欺人的选择了丢弃那种幸福的感觉。

曾经发生在现实的事,永远不会被大脑完全遗忘,即使在现下无法被想起、甚至被时间击碎、消磨成了齏粉,它的碎片仍会存在记忆的深处,等待着某一天被唤醒。

我曾经以为那只是一场过于美好的梦境,但我却忘了,梦境一直都是现实的投影。

谢谢你们让我再次拥有勇气站在阳光下。

我想,现在我可以坦然的面对我曾经历的一切,我已经可以走出梦境,让现实回归了。

我已经不会再害怕、也不会痛苦了。